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首頁 -> 原創天地 -> 正文

“暫停鍵”下的思考

發佈日期:2020-11-23  作者:呂陸曦 人文社會科學學部 點擊量:

自人類社會產生以來,“秩序”便處在不斷確立與完善的過程之中,經過千百年的發展,有了今日“井然有序”的文明社會。我們的社會在秩序指導下不停地運轉,讓人以為生活本就是這個樣子:以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是亙古不變的真理,以為華燈高照、車水馬龍的城市是一永動機,以為寒假暑假、上學放學是學生們無法逃脱的宿命……以為世界會一直這樣永不停息。但是,世界突然暫停了,人們不再隨日出而出門工作,城市停止了運行,學生們收穫了“夢想”中的超長假期。

2020年的這場疫情,改變了我,改變了世界,也改變了我對世界的看法。在這暫停期間,我開始重新審視世界。這世界,指的是我自己的小小世界,也指我生活的國家與社會,還指全球全世界。

與我有關

初識“疫情”二字,是在一月下旬,彼時的我剛開始享受自己的寒假生活,一時間大量新聞開始報道新冠肺炎出現人傳人現象,媒體每日都在公佈新增確診病例數,單位從“十”到“百”到“千”再到“萬”,這些隔着屏幕的數字使我感到一絲不安。而後,武漢封城,但依舊沒能阻止代表疫情的紅色在全國地圖上的蔓延,不再出門的我時刻抱着手機關注疫情的消息,武漢成了重災區,牀位告急、物資告急、醫療人員緊缺,有人因無法入院在網絡上發帖求助,有人在陽台敲鑼只為救母,有人追着救護車告別親人……我不斷接受沉重的信息,整日整日地沉浸在悲傷與焦慮之中,我感到個體的人是如此渺小、無力。為了排解這痛苦的心情,我選擇了逃避與自我麻痹,放下手機不再關注新聞訊息,並在心裏告訴自己:“武漢離你很遠,新聞裏那些悲傷的事情,不看便與你沒有什麼關係。”我不知道疫情會如何發展,武漢會走向何方,只是極力告訴自己“過好你自己的生活”。

我就這樣過着斷網的“避世”生活。每天在飯桌上,爸媽都在討論疫情新聞,“這下,全國都去援助武漢、援助湖北了,馬上就會好起來的”,“到武漢去的醫生越來越多了”,“雷神山火神山醫院建好了”,“今天又建了一座方艙醫院”……每日從爸媽口中都能聽到好消息,我終於忍不住重拾手機,一條一條認真刷着疫情新聞。在請戰書上按下手印的援鄂醫生們,來自各行各業的逆行志願者們,剛回鄉過節又返回雷神山的農民工們,堅守在崗位上的基層工作者們,在黑夜中唱響國歌的武漢市民……他們的英勇行為讓我感到無比羞愧,也讓我看到了平凡“個體”的力量,看到了希望的光亮。

這場與病毒抗爭的勝利,是近十四億人共同努力的成果,無論是衝在一線的人們,還是在家辦公的人們,大家都在努力盡到各自應盡的那份責任。這場無聲的戰爭與每一個人息息相關,我們的國家、我們的社會,與每一個生活在其中的人息息相關。“青山一道同雲雨,明月何曾是兩鄉”,疫情之下,世界各國的互相援助也讓我看到個體命運與世界各國人民命運緊密相連。

正如魯迅先生所言,“無窮的遠方,無數的人們都和我有關”。作為社會、國家、地球的一份子,每一個個體都必須樹立集體意識、責任意識、奉獻意識。

我們這一代

這次疫情伊始,關於十七年前那場相似的戰爭——“非典”的討論便從未停止。我也嘗試去回憶關於非典的印象。彼時的我還是一個幼兒,在家人的保護下平安快樂地度過了零三年,對病毒沒有任何概念。我的同齡人應當都與我一樣,在那場與非典抗爭的戰役中,我們是“被保護的一代”。

十七年,世界在不斷變化發展,我們在不斷成長,曾經的幼兒已成為青年棟樑。這次戰役中,有許許多多九零後的身影,我的同齡人裏有奮戰在一線的醫生、護士、民警、官兵、基層工作人員、志願者……同時,還有許多尚未踏入社會的九零後大學生們,也在盡己所能發光發熱,組織捐款捐物、為醫務人員子女提供學業輔導……身在海外的留學生們也在奔走採購,將物資寄回祖國。九零後,是抗疫戰鬥中一股重要的力量。曾經,九零後擁有許多標籤:温室花朵、依賴、叛逆……而在這次抗疫中,我只看到了樂觀、堅強、獨立、擔當、奉獻、青春、力量、榜樣!

十七年前,我們被別人保護,現在,我們可以保護別人了。這種變化象徵着成長,象徵着傳承,象徵着責任與擔當。

保持理性

抗疫,是一場與病毒之間的戰爭,也是一場信息戰。信息是抗疫的關鍵因素,一方面,大眾需要及時瞭解疫情發展的狀況,以此作為判斷自身處境的依據,也需要知道新型冠狀病毒是什麼,應該如何預防;另一方面,面對關乎健康與生死的戰鬥,輿論對於大眾的情緒、思想起着重要的導向作用。

疫情初期,網絡上的信息鋪天蓋地湧來,有來自個人的、官方的、各大新聞媒體的,那時的我由於緊張與焦慮,不願放過任何一條信息。無論內容與來源,我總是選擇無條件相信,以至於參與了一些“歷史性”的烏龍事件。例如在爆出“雙黃連能抑制新型冠狀病毒”的夜晚,我連夜在淘寶上搶購口服液;在為“疫情期間成為孤兒的400名兒童”心痛流涕後,方知是假新聞;再如父母聽聞同一社區有確診病例後,全家人的緊張與恐懼,後方知是謠言。這些經歷絕不能只是一笑而過,而應當成為一個個警示標時刻提醒我,無論在何時何種情況之下,都應該保持對各種信息的思考與鑑別能力,先衡量,再接收,不被虛假信息矇蔽雙眼。

疫情期間,網絡輿論風起雲湧,網絡上充斥着情緒宣泄以及指責謾罵,從全民討伐武漢政府官員,到批評國家疾控中心專家組、武漢病毒所事件、李文亮醫生事件,再到方方日記。在這個自媒體高度發達的時代,每個人都在盡情表達自己的觀點。但在這些表達中,很少能聽到冷靜的聲音,指責、批評情緒的宣泄成了主旋律,形成了所謂的“公眾輿論”,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那些文字的激昂與憤怒。公眾輿論,指相當數量的公民對某一問題具有共同的傾向性看法。且不論上面所列疫情期間出現在我們社會中的一系列輿論事件孰是孰非,我不禁思考,“大多數人認為的就一定正確嗎?”我想,答案是否定的。兩千多年前的古羅馬哲學家賀拉斯就説過:“輿論有時是正確的,但有時是錯誤的。”現代哲學大師尼采也告訴我們:“隨着輿論思考的,都是自己耳塞眼閉的人。”面對輿論風暴,我們應當做到保持理性,保持獨立的思考,切勿人云亦云、隨波逐流。

2020年的這場疫情,是一場無情的天災人禍,我們應當銘記、應當惋惜。但同時,因為疫情,世界按下了暫停鍵,我們應充分利用這短暫的“中場休息”時間,反思自己、反思社會、反思世界,為世界的重啓積蓄力量。

暫停下來,是為了更好地前進。

分享到:

熱點新聞

熱點專題